袁颖曦 点评 【生活随笔】我在西温做装修

【生活随笔】我在西温做装修

回到温哥华,看着西温那一座座豪宅,不禁想起来二十年前在这里的日子。 那是一个樱花盛开的晚春,我刚到温哥华,作为…

回到温哥华,看着西温那一座座豪宅,不禁想起来二十年前在这里的日子。

那是一个樱花盛开的晚春,我刚到温哥华,作为华工建筑工程系的优秀毕业生,自然是受到了温哥华人民的热烈欢迎。 那个时候,温哥华的房地产刚开始起飞(没想到的是二十年了还没有着陆),华人圈子里有很多的都从事房地产相关的行业,但大多都是半路出家,忽闻来了个专业的帅小伙儿,于是大家都躁动起来。于是,上门来找我研究买房互换种大麻的,收地改造建房子的,考牌下海做经纪的,络绎不绝。然而,国家多年来对我的教育,让我抵受住了动辄几百上千万的资本主义荼毒,最终我选择了跟随装修界的数码小王子,Tony哥做装修学徒。

Tony哥为什么叫数码小王子呢?因为他家里有十台电视,二十部手机。有十台电视比较好理解,因为做装修的,基本家里都有工作室,或是车库,或是地下室,工作时看看电视,连带家里起居室、房间、厨房、厕所,算来十台电视也合理。二十部手机主要原因是Tony哥很喜欢换手机,而且,他换下来的手机都保留着作为纪念。大家也知道,做装修的,工作环境都比较恶劣,随身的手机难免磕碰玷污,但Tony的手机,都是放在一个透明的密封袋中,隔空去接电话,所以每一部手机都保存得跟新的一样。记得在国内的时候有一个大哥跟我说过,使用手机套和保护膜都是对手机的最大不尊重,因为手机的设计,是考虑了使用者的手感、观感、触感,没了这些感觉,手机就是没有了灵魂,那干嘛还要买这么好的手机呢?年少无知的我充分地相信了这个说法,直到一部又一部手机的陨落……

和Tony哥一起做装修的日子,成为了我刚到温哥华时一段很开心的日子。我们开着工程车,穿梭于温哥华的豪宅之中,忙时齐心协力,闲时高谈阔论,作为早期的移民,Tony哥对我带来的祖国的现状很感兴趣,然而旧的思想,也让他和我有着很大的思想分歧,每每看到他争不过我,气鼓鼓地坐在一旁时,我又于心不忍。最后,我决定用他最感兴趣的数码产品来说服他!那个时候,苹果的iPod刚出来,在北美这边很受欢迎,作为数码小王子的Tony自然也不例外,于是我对他说,这不就是一个MP3吗?在我们华强北,你可以一个个档口走过去,选你喜欢的外壳,选择你需要的屏幕,选择你想要的存储大小和其它功能,走到最后,一个完全自定制的MP4(除了播放音乐,还可以看视频),就整出来了,一百多人民币有交易,不比你这iPod强?说完,我明显看到Tony哥眼里发出的光芒,那是对祖国的向往和憧憬……

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个位于西温的半山豪宅,屋主是个华人,美女,估计房子远不止这一处,反正装修期间整个房子都是丢空交给我们的。这个房子能够看到下边的英吉利湾,我就是一边慢慢的拖工程,一边看风景。那段时间接的工程有点多,Tony经常就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,然后自己跑别的工程,晚上再回来接我,没有车,半山上也没有吃的,厚颜无耻的Tony打电话给屋主,让她给我带饭过来,大家也知道,装修师傅是不可以得罪的,美女屋主也只得答应下来。于是,我的人生到达了巅峰,每天,我被扔到这个豪宅,我一个人可以在这里看一天的海,然后,到饭点,开着豪车的美女就来给我送饭,偶尔还得陪我聊聊天,临走还得殷勤地问要不要给我买杯咖啡……

欢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,因为经营理念的不同,我和Tony终于分开了。对于不爱学习的Tony,自然不会了解什么是项目管理,反正以前也是单干,于是习惯了不断接工程,然后就拖着不完成,为了应付屋主,有时候我们一天要跑五六个场地,赶一两小时工,又去别的地方赶场。于是天天被业主催,尾款又收不到,前期款都垫出去买材料,自己口袋里的钱就少。可是Tony总是担心工程做完了没有下一单,其实以当时的情况,乃至到今天,装修工程根本不缺。另外,Tony什么工程都想接,有些工程凭我们两个人做起来比较累,也不是我们擅长的,周期长利润也不高。我主张专做地板和橱柜,虽然价格不高,但胜在可以很快完工,工具简单,而且基本三次到客户家里就能够完事儿。例如装地板,第一次去看场地报价,第二次确定材料丈量,买好材料第三次就可以上去安装了。一般一个百来平米的两房公寓,我一个人一个通宵就能完成,两个人效率更高,印象中当年的价格是一千多两千不到吧,材料钱顶多占一半,也就是一晚上能挣个大几百的样子,如果加上移除原来的地毯什么的,收费还能更高。再比如橱柜水台也是,上去跟客户定好方案价格,然后就下单给橱柜厂生产(Tony有个兄弟开橱柜厂的),生产好了,我们约好屋主时间,取货拿去一安装,也就是一天的事情,完工收钱。这些减少现场工作的项目,效率特别高,也省去了中间交通的折腾。

我本以为,我们两人的组合,应该用的是我的头脑,Tony的手艺,可是Tony不这么想,他认为应该用的是他的头脑,我的手艺。这个不可调和的认知差别,最终导致了我们和平的分手,Tony依然作为装修界的数码小王子,在温哥华的房地产热潮中,估计赚的盘满钵满。而我则继续我那漂泊无定的人生,继续寻找着我的下一个巅峰……

哎,Tony哥,我有点想你了!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袁颖曦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vinceyuan.com/2022/09/26/live_in_west_vancouver/

作者: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